祁连穗

这里祁连穗 辣鸡文手 偶尔画画。cp:本命VA )尊礼 拉二闪 闪all 梅罗 言金 (总之杂食)
(fgo安卓国服咸鱼求dalao大腿100100193792

“希望转瞬逝,绝望是永恒。”

你,要记得漂亮啊……

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

林蔓。:

转载自好友的QQ空间,微博上也有,不过没人看,ID朱星杰的马提尼,已取得原作者授权。


大家小红心小蓝手点一下啊!


正文:


阎王皱着眉满头黑线的瞪着跪在大殿上的魂灵。
“……你他娘的怎么又死了?”
魂灵不回答,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跪着。
“……这次想投胎个啥?”阎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摸了一支笔,把目光转到泛黄的生死簿上。
魂灵终于抬起头,跪着直了腰,眼睛里好像投出微弱的光。


“我还想…做一个女孩子。”


阎王差点把手中的笔握断。他拍案而起,伸出灰白的手,长指甲指着那个魂灵轻颤“你你你……你他娘的,你怎么到了黄河心也不死啊?啊?!”
魂灵没有低头,肩膀却沉下去一点。但也还是没有说话。
阎王青筋都暴出来了,走下台阶,在跪着的魂灵周围背着手打转,“你说说你……啊?真不是我说什么,你他娘的死了脑子也退化了?你在我这儿做了百年苦力,还他娘的不偷懒,我才让你有投胎做人的机会,你说说你,都他娘的在干嘛呢?!”
阎王快步走上台阶,坐回自己的椅子上,在桌案上翻来覆去,从一堆本子里刨出来一本很破烂的,迅速的翻了翻,猛的吸一口气,抬眼恶狠狠的瞪着魂灵,再走下台阶,一边在它周围打转,一边高声朗读起来:

第一世,你求为女孩,我准许。
你在你娘的肚子里待了五个月,由于你娘的家人给医生送了红包,你被告知你的家人,你是个女娃,于是被堕胎,你从你娘的肚子里被扯出来,装在垃圾袋里丢在路边,被野狗啃噬。
第一世,死,岁不满,未成形。


第二世,你求为女孩,我准许。
你娘很喜欢你,你爹也喜欢你。你长得挺好的,一路顺风到了十岁。你被一个中年男人绑架还被侵犯,被打的半聋,最后重伤,被那个男的丢在出租屋里,浑身是伤的,重伤昏迷,流血而尽。
第二世,死,年仅十岁。


第三世,你求为女孩,我准许。
这一世也不错,你他娘的好好的活到了十六岁,但是你走夜路被抢劫,你学的挺聪明,反抗了,结果呢?也还是死,抢劫未果,恼羞成怒,那个男的掏出刀把你捅死在了一个巷子里。
第三世,死,年仅十六。


第四世,你求为女孩,我准许。
你大白青天的出门,去见你喜欢的人,你打扮的很好看,跟花似的,可是绕着花的不仅有你蜜蜂蝴蝶,还他娘的会有苍蝇。你被苍蝇恶心死了。
第四世,死,年二十。”


念完了,阎王一下子沉默起来。他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,蹲下身子,看着魂灵。
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苦笑道“你看,你投胎这么多次,都会出事,也不是说你倒霉,是这样的事儿真的多,”他把手里的本子在魂灵面前晃了晃“……你可要想好了,你是实实在在吃过亏的。”
魂灵突然就笑了,“我知道,这种事很多。”
阎王眉头皱的更深了,他一下子站起来,冲魂灵大吼“那你他娘的能不能学乖了明白了,就他娘的老实点安分点?!你他娘的又不是不明白,这是……是处于一定不好的位置的……你以为要是有个抢劫犯,落单的男人和落单的女人,他会去抢劫谁?!”
“可是……阎王老爷……”魂灵低下头,轻轻的哭起来,“我觉得……女孩子挺好的……因为……你看……”
魂灵擦了擦眼泪鼻涕,抬起头,像是在努力辩解“如果我抬不动什么东西的话,就会有男生问我需不需要帮忙,我来月事的时候,喜欢的人会努力照顾我,我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…我不是很介意背后的人讲的话,他们只敢在背后讲,那太无聊了…打扮起来不是我的错…只是大家都那么说,我本来没有错的……只是世人那样讲……”
“你知道吗?我化妆不好看,但是喜欢我的人,会在损我的时候使劲儿夸我,我不想活给什么人看,因为有人喜欢我,就有人不喜欢,我明白的…”
“……我真的没错…我可以漂亮的…”
阎王想说话,可是哽咽了。魂灵抬起头,泪流满面的扬起嘴角,笑的很骄傲,阎王甚至有一瞬间觉得,它好像有点在发光呢。
“我觉得,女孩子真的是很美好的呀……”


第五世,你求为女孩,我准许。
希望你能遇到你的良人,很多言语不会让你感到很失望,很难受,永远永远,为了你喜欢的人活下去。愿你能在你理想的太阳之下前行,肌肤能铺满阳光明媚,衬的你本人好像都是会发光的小太阳。
噗。最好,还不会晒黑呀。


“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。”
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”
“一定会让恶报降临在恶人头上。永世不得翻身。”
“你……要记得漂亮啊。”


end.

【喻黄情人节12H/17H彩蛋】那天我们仍未知道的温度

ooc有
(我到底在写什么(误
小学生文笔

深邃的管道中,速度模糊了它的存在,风呼啸着掠过,除此之外并无他物。
地底机器细微的轰鸣也似乎在这一刻为之静寂。两束加速到光速的粒子束相撞,灼热的白光和极高的温度让太阳也为之逊色。
产生亚原子级别的黑洞并迅速衰变,新的原子,产生了。

控制室里,穿着白大褂的喻文州脸上笑得真切,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。
那个初来乍到的少年,那个和粒子束相撞时产生的热量更加温暖灼热的少年。

耳边传来他聒噪的声音,“文州文州!我们做到了!……”
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说过多少遍了,叫我教授。”

“……”黄少天不满地瘪着嘴,以沉默表示抗议。“文州文州文州!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这样叫!”

喻文州脾气也好,惯着他,“那好吧。”一边想着这个人怎么生气也这么可爱。

水汪汪的眼睛把情绪展现地淋漓尽致,好像毫无保留撒娇的小动物。那两颗虎牙若隐若现,简直叫人想狠狠蹂躏他,让他的脑子里只想着我,只叫得出我的名字……

等等,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?喻文州回过神来,黄少天多动症一样满屋子跑,生怕有人不知道他们的大型强子对撞机实验成功了。

“少天,别乱跑,弄倒了东西怎么办。”
真拿他没办法。

蓝雨量子物理研究所的大型强子对撞机实验成功了,微草的王杰希狠的牙痒痒,大小眼都对称了,还是皮笑肉不笑地去参加他们的庆功酒会。

“喻所长,恭喜恭喜。”
喻文州也露出商业式的标准微笑,
“不敢不敢,王教授你们的转基因实验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啊,我国新一代的袁隆平要诞生了啊。”
王杰希听出来他是在讽刺他继承袁隆平的事业而且他老头子还没死。
“哪里,喻所长你们也是和国际比肩啊,继日内瓦之后的第二个国家就是咱中国,真是取之用之。”
他也暗讽喻文州从欧洲取经回来复制人家的科研成果。
喻文州心里难受,面上还是和善的微笑,“哈哈,您言过了,读书人的事,哪里能说……”

旁边的江波涛摇摇头,唉,互怼日常。

酒会很热闹,快凌晨了大家才散,而酒会的主人蓝雨夫夫(不)也醉得七七八八了。特别是黄少天,一直拦着别人给喻文州劝酒,自己却照单全收。这下好了,跟坨烂泥似得挂在喻文州身上,嘴里说着胡话。

“少天,下来,我送你回家。”
黄少天恨不得整个人贴在喻文州身上,伏在他背上一动不动,“不要……我要和文州在……一起……嗝。”吐着酒气在他耳边说完这句话,黄少天还打了个不合时宜的酒嗝。

喻文州内心炸成一朵烟花,嘴上却平静得很,“那好吧,走个五分钟就到了。”

五分钟快得很,又慢的要命,该死,喻文州想着。背上的黄少天一点都不老实,温热的身体摩擦这他的背,黄少天的手还忽上忽下,嘴里念叨着什么。

“嗝啊……最……最喜欢……文州了……”

喻文州心里清楚,少天对他是那种喜欢,不是那种喜欢。但他宁愿一厢情愿地相信是那种喜欢。

平生第一次,他的情感压过了他的理智。“少天,我也最喜欢你了。”

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,因为黄少天瞬间清醒并且大爆手速从他背上下来,尽管苦涩的感情和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几乎要冲出黄少天的胸腔,他还是做出了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。

他咽了口口水,声音有点发涩,昏黄的灯光下喻文州的眼睛在头发的阴影里,闪着复杂的情绪。

黄少天没有开口,借着这个机会仔细端详了一下面前的男人。

他沉默了,因为他开始害怕,他想象着对面那个人微笑着想他道歉。

良久。
“文州,……”黄少天扑倒喻文州身上,生涩地吻上他的唇,喻文州默默地环住他的腰,力度之大,仿佛要揉碎他的胸膛。

深邃洞穴中的那一点光芒纵比太阳灼热,依然无法与他的笑容相比,喻文州一边想着,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


fin.